台湾中兴大学生物系统工程研究室陈嘉忠教授在考虑了祖国大陆之后,认为蝴蝶兰工业必须自我减压
时间:2019-04-05 03:48:10 来源:栖霞资讯网 作者:匿名


不久前,台湾中兴大学生物系统工程系教授陈家忠专程前往中国内地进行蝴蝶兰市场调查。在了解了蝴蝶兰产业的现状后,陈家忠直截了当地向记者说,这里的蝴蝶兰产业必须不断发展,必须自我减压,寻找新的发展方式。

记者(以下简称):我知道你们已经到世界各地参观了台湾蝴蝶兰产业,并多次访问过中国大陆。您认为我们的蝴蝶兰行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陈家忠(以下简称陈):最大的问题是数量大,价格低,质量差。根据我的保守估计,目前有超过300个蝴蝶兰生产者,产量远远超过市场需求。在2005年春节,市场供需约为1300万至550万,而企业温室的库存约为2000万。在短短几年内,蝴蝶兰在这里形成了一个没有质量门槛的行业。一方面,快速扩张导致价格每年下降。另一方面,整体质量缓慢提升,有些甚至倒退。

记者:台湾蝴蝶兰产业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这样的快速扩张阶段吗?

陈:是的,台湾在1998年和1999年经历了快速扩张,但台湾很快找到了缓解压力的方法。一方面,许多台商选择发展到祖国大陆,拓展新的市场空间,缓解台湾市场的压力。另一方面,台湾当地的蝴蝶兰公司依赖各种措施,如引导国内销售和扩大出口以缓解压力。

记者:指导国内销售,扩大出口销售。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走这条路,但效果并不明显。台湾如何引导蝴蝶兰的消费?

陈:指导消费是需要做的事情。这不仅是一个商业问题,也是各行各业的帮助。我们的大学教授也不例外。在台湾,除了春节等传统节日外,还有对蝴蝶兰的需求,我们通过各种宣传渠道引导消费者。例如,情人节只送玫瑰花,母亲节只送康乃馨,经过指导,现在情人节,母亲节也开始送蝴蝶兰。每年六月还有一个毕业典礼。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向蝴蝶兰教师赠送礼物的礼物。今年,我们还在婚礼上指导了蝴蝶兰的消费。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都可以收到一朵美丽的双蝴蝶兰蝴蝶兰礼品花,让人们带来欢乐的家,让蝴蝶兰成为婚礼的一部分。据统计,在过去的两年里,台湾有大约800万只蝴蝶兰在国内销售。

记者:依靠国内销售是什么,出口是什么?

陈:还有人要扩大出口。出口必须首先了解外国的需求,以及他们对我们的期望。多年来,我一直在外面检查市场,并在互联网和媒体上发布了大量的外国需求信息。例如,在欧洲市场,比利时,荷兰,丹麦和其他国家更喜欢双茎蝴蝶兰。英国对大白花的需求非常大,而意大利则喜欢大红花。蝴蝶兰在世界上有着悠久的历史。只要我们了解外国信息,我们的蝴蝶兰怎么不卖?例如,在英国,蝴蝶兰的售价为15英镑。英国人认为蝴蝶兰的价格较低。他们认为这朵花不是好花,如果它高于15英镑,它们会觉得太贵了。我们将把这些信息反馈给台湾的种植者,他们将知道种植的花卉和市场。据我所知,目前你没有专门的人或专门机构来做这项工作。

记者:台湾可以依靠祖国大陆来缓解蝴蝶兰的压力。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如何“解压”自己呢?

陈:实际上,我刚才提到的“减压”方法只是一个方面。关键是台湾的蝴蝶兰产业完全依靠市场来保持适者生存,只要你能生产出高质量的鲜花并按时交付。你可以活下来。在过去的几年里,祖国的蝴蝶兰产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政府部门的干预,产业发展几乎变形了。与此同时,它还没有形成科学完整的产业链。在过去的两年里,它逐渐成为市场导向。蝴蝶兰工业正在进行重新洗牌。要实现自我减压,除了引导国内销售和扩大出口销售外,最重要的是尽快提高质量。特别是花卉回收技术还有待进一步改进,否则难以保证质量,国内销售和出口销售无法谈及。记者:虽然近年来蝴蝶兰的整体水平没有显着提高,但个别公司的质量仍然相当稳定。我们怎样才能尽快缩小差距并提高整体水平?

陈:对于这一点,我认为目前存在问题。无论是生产者还是经营者,每个人都非常嫉妒彼此之间的相互沟通和合作。因此,每个环节和每项技术都必须自行完成。探索,不仅质量参差不齐,而且行业整体水平也难以升级。近年来,荷兰蝴蝶兰产业取得了快速发展,这与他们所倡导的“俱乐部精神”有很大关系。俱乐部的成员都是附近的生产者。他们将在每个周末聚在一起,并在制作周期间相互交换意见。我们将一起讨论和解决它们。目前,有30多家台湾公司在中国大陆投资生产蝴蝶兰。如果他们能与当地蝴蝶兰生产者联合起来,我相信中国蝴蝶兰产业将会变得更大更强。